- N +

老九门第17

  发疯陈皮伤八命 悲痛二爷落洞里

  尹新月以佛爷养伤为由,赶走了八爷,并对佛爷说,不能接受丫头的死不该成为二爷迷失在花街柳巷的理由,这样不是男人所为。接着风风火火地闯进醉红楼,赶走陪酒女,当面说落了二爷一番,尹新月这才气呼呼地离开醉红楼。再说从医院跑出来的陈皮,确认师娘离世后,悲痛欲绝,变得失魂落魄。当他听到有几个面馆在师父抱着垂死的师娘去买面时,都不愿意开门给做一碗阳春面,并且,有面馆老板还在散播二爷与黑白两道都有联系,便怒从胆边生,疯狂地血洗了河滩面馆,连伤八命。副官把陈皮血洗面馆的事告诉了佛爷,佛爷知道陈皮不知收敛,便下令全城缉捕他。因佛爷伤尚未痊愈不便出门,就由张副官代他到九爷那里商量些事。九爷分析,现在二爷还不知道陈皮杀人之事,怕他一旦知道了会节外生枝,便告诉张副官,这事先瞒着二爷。陆建勋此时也从他的手下人口里得知了陈皮血洗面馆的事,于是便决定带人去抓捕陈皮,他想着务必赶在佛爷之前抓住陈皮,这样才能从陈皮嘴里套出些东西来,说不定就有他想要的九门里的内幕。

  两方人马都找陈皮,佛爷这边只有张副官和他的卫兵,人少,而陆建勋所带人手众多。两边几乎同时发现了陈皮所在的地方,张副官近了一步先行用枪逼住了陈皮,却不料陆建勋突然开枪捣乱,让陈皮趁机逃跑了,张副官也仅能连开几枪,打伤了陈皮,但最终都没有抓到他。丫头下葬这天,佛爷等人前来拜祭,二爷却遣散所有的亲友和下人,他要一个人独送丫头最后一程。棺椁前,二爷满怀悲痛、伤心欲绝,回忆着与丫头在一起的美好时光,凄清难堪!就在二爷伤心欲碎之际,一脚踏空,突然人就掉进了一个土石洞里。惊魂稍定的二爷好奇地打量一番,竟让他意外地发现,这是一个反打的盗洞。这是他的祖坟茔地,二爷只有惊奇,没有害怕,顺势摸进洞内,并走进了一间密室。在密室里面,他发现了两具尸体,不是盗墓者而是他的祖辈。更让他惊奇的是,密室的墙壁上,到处贴满了《鸠山报告》的相关资料,这应该是有用的东西,二爷便细细地翻看起来。当年,二爷的祖辈曾随鸠山一起进入过矿洞,他们五个人后来分成了两拨,二爷的先辈带两个人走了另一条墓道。

  裘德考挑拨是非 佛爷一行下矿洞

  二爷继续翻看手稿,他的先辈二当家的,他们原是一行五人,二当家带着两个人走了另外的墓道,等他们被困多日后回到原处,不见了所有的人,只见到墓壁上有血迹。挖开异样的土墙发现了四儿和六儿的东西,说明他们已经被害。看到这儿,二爷也在想,日本人到底在墓穴里寻找什么?先辈说非本族人不能探得墓中秘密,那么,佛爷他们能吗?受伤的陈皮在街上遇到了大鼻子美国人裘德考,裘德考巧舌如簧、挑拨离间,他告诉陈皮,丫头是佛爷害死的,并非病死,原因就是,佛爷想让二爷下墓,但二爷对丫头夫妻情深执意不答应,没有丫头在,二爷就没有了挂念,也就没有理由不下墓帮他了。裘德考还告诉陈皮,那天丫头病重,二爷带她去张府求药,大雨如注,佛爷闭门不纳,纵然二爷跪地相求,也没有得到宝药。陈皮怒火中烧,尚有疑虑之际,又遇上去而又返回红府祭拜丫头的桃花,逼问之下,证实了二爷雨中抱着丫头去张府求药不得,丫头当夜死去的事实。陈皮此时已恨佛爷入骨,发誓要让佛爷以命偿命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上一篇:温升测试仪.doc 29页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